揽炒派漠视宪制责任 拉布再阻国歌法审议-辽宁营口坠龙事件
  1. 首页
  2. 新闻动态
  3. 正文
编辑:揽炒派漠视宪制责任 拉布再阻国歌法审议   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年05月28日 21:26:25

揽炒派漠视宪制责任 拉布再阻国歌法审议

责任编辑:Iris

立法会昨日恢复国歌条例草案二读辩论。除了反中乱港分子在各区非法集结、堵路闹事,反对派亦在议会内滥用休会待续动议、响钟点人数及规程问题等,「拉布」拖延辩论,百般阻挠香港特区须履行的宪制责任,涉嫌违反《基本法》第18条。建制派批评反对派连基本的宪制责任都不能完成,害惨「一国两制」、令香港走向万劫不复。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曾国卫指出,国歌条例草案的主要精神,是希望大家尊重作为国家标志和象征的国歌,衷心期望议员理性、务实辩论,尽快审议和通过条例草案。立法会举行《国歌条例草案》的二读辩论,揽炒派多次点人数及提出休会待续拉布。 资料图立法会于昨午约1时30分,按议程完成议员质询环节,随即恢复国歌条例草案的二读辩论,反对派立即开始发难阻挠。来自公民党的召集人陈淑庄率先动议休会待续议案,以辩论全国人大正审议的制定港区国安法决定草案。陈淑庄称港区国安法引起各界、国际忧虑及极度恐慌,又以「80年代香港前途谈判的信心危机」形容目前社会气氛,之后更企图以大篇幅发言「拉布」拖时间。立法会主席梁君彦打断陈淑庄发言后,宣布暂停会议,考虑是否批准把该动议纳入议程。约一小时后,梁君彦表示,明白港区国安法备受社会关注,但陈淑庄的动议措辞并不忠诚,而且全国人大审议决定草案是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立法工作,之后全国人大常委会才获授权制定相关法律。他指出,按《基本法》第18条,特区政府会在下阶段获征询意见,陈淑庄提出的议题并无需在昨日会议上辩论的迫切性,故裁定不批准其动议纳入议程。反对派议员冲击立法会主席台。紧接着,来自公民党的大律师郭荣铿亦动议休会待续议案,称若外籍法官不获授权处理国安案件,将对香港司法制度、司法独立构成重大影响。梁君彦暂停会议考虑约20分钟后,表示郭荣铿提出的议题同样无迫切性,议员亦有其他渠道跟进,故裁定不批准。其后人民力量陈志全再借所谓警方执法问题,动议休会待续议案。梁君彦认为同样无迫切性,即场裁定不批准。他强调,立法会主席按《基本法》第72(1)条主持会议,有责任确保会议有秩序、有效率及公平,让会议在合理时间内处理议程上的事项。他亦指出,早前已宣布预留30小时处理国歌条例草案,故会按原定安排处理相关议程,昨不再处理休会待续议案。由于二读辩论昨日仍未完成,会议今日继续,估计可完成恢复二读阶段,及进入全体委员审议阶段,合并审议主体条文、附表、修正案,预计可于下周表决。政治幼稚害惨「一国两制」下午约三时,陈志全借响钟点算法定人数「拉布」,民主党尹兆坚、黄碧云在座位上大声叫嚣、扰乱秩序。梁君彦喝止二人,并警告或按议事规则驱逐行为不检的议员。之后会议虽得以开始辩论,但民主党胡志伟、许智峰、邝俊宇又滥用规程问题阻挠会议,并支持在各区非法集结、堵路闹事的反中乱港分子。许智峰更一度疑在会议厅使用防狼器,发出刺耳声响,要由保安员移走。经民联梁美芬批评反对派「政治幼稚」及「政治智慧零蛋」,多次高调反对国歌法及瘫痪议会,她指出,反对派没有与暴力或嘘国歌的人「割席」,反而袒护侮辱国歌的人,反对派连基本的宪制责任都不能完成,害惨「一国两制」。张建宗:不侮辱国歌 不会犯法立法会昨日恢复《国歌法》二读辩论,政务司司长张建宗指出,国歌代表国家的象征和标志,有一定重要性。香港人有道义、有责任去尊重国歌。只要大家不公开或蓄意、恶意和故意侮辱或损害国家的国歌作为国家的标志、尊严及标记的作用及重要性的话,大家毋须担心会触犯法例。张建宗表示,会尽力向市民解释「港区国安法」的目的及重要性。(香港资料图)张建宗表示,特区政府在2018年初提出《国歌法》立法工作,去年年初首读和二读经过了17次会议、50多个小时的深入探讨和大家讨论,终于来到恢复二读。他期望可以取得一定进展,尽快落实《国歌法》,「因为《国歌法》是我们香港特别行政区宪制上的一个责任。」香港特别行政区是国家不可分离的部分,所以有宪制责任。他强调,对于一般市民而言,绝对不用担心会犯法,他希望市民不要上纲上线,《国歌法》与自由、人权扯不上任何关系。「全世界在唱国歌的场合,大家都会保持庄重,为什么我们国家的国歌不能够这样做?」张建宗期望立法会议员理性讨论,不希望议会发生暴力事件。廖长江批反对派恶意散布恐慌建制派立法会召集人、国歌条例草案委员会主席廖长江表示,香港特区有宪制责任,为已纳入基本法附件三的《国歌法》完成本地立法。他认为议员应理性讨论,而非发动「三罢」及阻挠会议。他批评,所有反对国歌法通过的人,没有民族意识,不尊重国家和人民。廖长江支持国歌法,吁反对派理性讨论。 廖长江表示,国歌是国家宪法确立的国家标志与象征,尊重国歌是香港市民的应有之义,国歌条例草案争议不大,但有人将其扭曲成「限制言论自由」、「意图洗脑的恶法」,造成不了解的市民恐惧,并加以利用。他强调,国歌法的教导性多过惩罚性,只有公开侮辱国歌,加上控方充分、高标准的举证,才有机会承担刑责,不会误堕法网。廖长江举例说,当茶餐厅或酒楼的电视播放国歌,由于食客不是仪式现场的参与者,便毋须跟随奏唱而在公开场合唱国歌者若走音,控方亦须证明其行为是意图侮辱国歌,相关限制有限度及合理。廖长江表示,面对反对派就国歌法「拉布」,建制派一定会有反制措施。他又指出,国歌代表国家,所有反对国歌法通过的人,没有民族意识,对中国人民也无基本尊重。社会需要反思:「这些人是否应该继续参与立法会的工作?他们配不配做立法会议员?」(来源:大公报)

揽炒派漠视宪制责任 拉布再阻国歌法审议